<mark id="blnxz"><var id="blnxz"><form id="blnxz"></form></var></mark>
    <ol id="blnxz"></ol>

    <big id="blnxz"></big>

            <video id="blnxz"></video>

                我看現在的疫情影響,好像沒事了!
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元旦的這次爆發確實把大家嚇到了,本來以為過年會和去年春節一樣搞不好封城,沒想到過年大家都不說疫情的事情,照樣串門拜年,請客吃飯,可見現在國家,社會,家庭對付疫情很有一套啊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  現在出門戴口罩的少了,也許過不久,就可以到處旅游了,正所謂陽春三月好時節,踏春就在初春。

                111



                下面小詩一首:

                初春,習慣了風,楊樹房前屋后栽滿了,風三天兩頭,不分晝夜都在光臨。小風嗚嗚,大風呼呼,還沒有長葉子的樹技,葉苞飽滿隨時綻開。

                初春,風突冷突熱,穿衣多了冒汗,穿衣少了發抖。細看田野烏黑的地里只露點綠,行人卻形形色色,有仍用冬衣捂得嚴嚴實實的,有單衣單褲耍干練的,印證了初春亂穿衣的俗話。

                初春,風總是很瘋。沙漠邊緣稍微一陰,就有灰蒙蒙的感覺,外面站一會,臉上一層薄薄的塵土,嗆人,一不小心落進口里噌的吐也吐不干凈。不時,天邊實然襲來沙塵暴,鋪天蓋地暗無天日,短短三兩分鐘,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防不勝防。

                初春,風于無形,乍寒的日子想起很多,想起南山白楊溝的樹被風修理的千姿百態,想起通往烏魯瓦提大壩的河床被風磨出了象鼻山戀,想起勝夏正午屋后的樹葉沙啦啦啦送到的涼意。

                風于無形,初春的日子,風已成為主宰,接受現實就要接受真實,無風自然怎樣成長,無風我怎么孤獨的寫下孤寂的自己。

                   


      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     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:

                  cache
                  Processed in 0.005694 Second.
                  亚洲成av人片久久

                    <mark id="blnxz"><var id="blnxz"><form id="blnxz"></form></var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<ol id="blnxz"></ol>

                    <big id="blnxz"></bi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video id="blnxz"></video>